产品展示 您的当位置:首 页 > 产品展示
quik  

 

著名讲古大师
其它讲古大师

讲古目录讲古目录

 
 著名讲古大师 >> 张悦楷 >> 飞狐外传
  
产品名称:
飞狐外传
产品型号:
83回
产品备注:
2CD
产品类别:
著名讲古大师
 
    具 体 介 绍

【内容简介】
  该书主要是讲述《雪山飞狐》主人公胡斐的成长历程.以主人公胡斐除暴安良为故事的中心,讲述了胡斐为追杀凤天南在路上所发生的一切,特别是主人公与两位女性所发生的恋爱关系,让人觉得惋惜与无奈。体现出江湖一代大侠在爱情面前是那样的脆弱与无奈。
[编辑本段]【作品目录】
  第一章 大雨商家堡
  第二章 宝刀和柔情
  第三章 英雄年少 
  第四章 铁厅烈火
  第五章 血印石
  第六章 紫衣女郎
  第七章 风雨深宵古庙
  第八章 江湖风波恶
  第九章 毒手药王
  第十章 七心海棠
  第十一章 恩仇之际
  第十二章 古怪的盗党
  第十三章 北京众武官
  第十四章 紫罗衫动红烛移
  第十五章 华拳四十八
  第十六章 龙潭虎穴
  第十七章 天下掌门人大会
  第十八章 宝刀银针
  第十九章 相见欢
  第二十章 恨无常

【故事简介】
   该书以少年游侠胡斐的经历为线索,讲述了一段精彩的武林故事。辽东大侠胡一刀死后,其子胡斐按家传拳谱与刀谱习得上乘武功,在山东武定商家堡,遇胡一刀所杀八卦刀商剑鸣之妻,遂与商老太及商剑鸣之师兄弟王剑英、王剑杰交手,大逞雄威。
  此时巧遇红花会三当家千手如来赵半山,并承其助,胡斐的武功亦得赵欣赏。不意,赵、胡等人均遭商老太暗算,被困于她家铁厅之中,商老太以火烧厅,欲烤死赵、胡等人。胡斐冒险自狗洞爬出,大战商老太等人,终于解救出铁厅中人,并与赵半山结义。
  三联书店版 胡斐到广东佛山镇,遇当地恶霸、五虎派掌门人凤天南欲霸占钟阿四处菜田,诬其子偷吃凤天南家鹅,逼钟妻于祖庙北帝前将其子剖腹以证明清白,钟妻为此疯癫。
  胡斐怒而大闹佛山镇,逼出凤氏父子,亦在祖庙北帝前欲杀其父子为钟家报仇,却遭袁紫衣阻拦,又中调虎离山之计,遂使凤氏父子又杀钟阿四全家后逃走。
  胡斐在追赶凤天南的路上,又遇武艺高强的少女袁紫衣。袁骑赵半山的白马,又知胡斐底细,与其若即若离,又常骚扰,又似含情,胡斐已情系紫衣。
  一风雨之夜,胡斐与袁紫衣夜宿于一古庙,巧遇凤天南一行。胡斐欲杀之,紫衣力劝,不从,又被紫衣干扰,致凤贼逃脱。
  是夜又有人欲谋害苗人凤,胡斐敬佩苗人凤故竭力保护为苗送信之人,无奈此人己受田归农骗,将信交苗人凤时,信中剧毒毒瞎了苗大侠双眼。此毒只“毒手药王”能解,胡斐遂下洞庭寻“毒手药王”,即得已故“毒手药王”之高足程灵素之助。
  程灵素对胡斐一见钟情,遂携药北上为苗大侠医眼,回到苗家正逢田归农带众强人偷袭苗大侠,胡斐勇退田归农等人,程灵素即为苗大侠治眼。饭后,苗人凤让胡斐看了家中所供胡一刀夫妇牌位,承认胡一刀系己所伤。
  胡斐带程灵素沉痛而去。二人继续追赶凤天南,路上竟连遇陌生人的迎接,称有朋友送胡斐大宅院。二人只得化妆而行。
  于一客店忽逢当年商家堡所遇飞马镖局马行空镖头之女马春花夫妇护镖,恰遭众多豪强围劫。胡斐因当年被商老太吊打时曾承马春花求情,欲报当年之恩而与古怪的豪强盗党交手。后得知,马姑娘当年与福康安公子有私情,现在的孪生二子即当时所为。福公子现已成大帅,权重当朝却膝下无子。
  古怪的豪强盗党即受福大帅之遣而来接马姑娘与一双儿子,并打死马姑娘的丈夫。胡斐见马春花仍念福公子旧情,遂与程灵素撒手赶路。
  二人来到京城,巧遇助马春花时所识福大帅手下侍卫,他们钦佩胡斐武功,故在聚英楼请二人吃饭,席间聚赌,胡斐竟赢下宣武门内一座豪华宅院,顿觉蹊跷。在新宅宴请侍卫们时,才知此为凤天南之贿,当即与之交手。此时袁紫衣及时出现掩护,使其逃脱。
  紫衣终透内情,言凤乃其父,当年将其母强奸生有紫衣,后又逼其母致死,故紫衣为报父女之情当救其三次,今后定当杀之。
  当夜马春花自帅府派人请胡斐相见,向胡斐致谢,不巧遇福康安。福康安生疑,设计捕杀胡斐,幸脱。在府中闻老夫人害马春花之计,相救时马春花己将毒汤喝下。
  胡斐冒死救出马春花,令程灵素救治。为救治,三人避至西岳华山派推选掌门之处。救治马春花需找一保持十二时辰安静不动之所,胡斐上台争得掌门人之位,遂找到了安静之所。由于马春华急于见到二子,情绪不稳,即有生命之危,胡斐又冒死进府抢出二子。
  福康安为拢络江湖武人并使其互相残杀不致危及朝廷,举办天下掌门人大会,胡斐以西岳华山派掌门人身份,带程灵素化妆前往。
  袁紫衣亦来京城,一路上抢来九个半掌门人之位,以九个半派总掌门身份来到大会,与胡、程二人巧妙配合,大闹天下掌门人大会,揭露福康安与朝廷的阴谋,打碎了钦赐玉杯,并趁乱打死了凤天南。
  之后,胡斐巧遇红花会众英雄来京,见到了赵半山打败大内十八侍卫。团聚后却与程灵素遭歹人暗算,胡斐为救程灵素而中剧毒,程灵素为救胡斐而丧生。
  胡斐十分悲痛,来到沧州父母的坟前,将程姑娘的骨灰埋在这里。在此见到了前来找她的袁紫衣,打退了围杀他的田归农。袁紫衣原叫圆性,自小已入佛门,虽然深爱胡斐却不能留下,她双手合什轻念偈语,怅然而去。


【作品评析】
   《飞狐外传》是《雪山飞狐》的前传,却写于其后,二者相关联,却不完全统一。此书之中人物更为增多,人物性格更为丰满。该书在金庸作品中有比较重要地位,艺术成就较高,其中塑造的冰雪聪明侠骨柔情的女子程灵素,深受读者偏爱,并是金庸本人坦言最喜欢的人物。此书与《书剑恩仇录》亦有联系。
  《飞狐外传》补《雪山飞狐》之不足,写胡斐这个人的成长过程。在《外传》中,胡斐才是真正的主角。但是金庸为了要建立《雪山飞狐》已经写完的概念,在《外传》中,就处处受到牵制,所以胡斐在《外传》中,始终是乌云密布,不能霹雳一声,豪雨如注。除了胡斐遇到无尘道长,快刀斗快剑这一大段,可以令人眉飞色舞之外,像佛山镇上的情节,凤天南这个人,袁紫衣是凤天南的女儿这种情节安排,是金庸作品之中最令人郁闷的情节之一。
  《外传》的主段,欲放不放,但旁枝却精彩纷呈。“红花会”中的人物,在《外传》中出场不多,但是却光芒万丈,比在《书剑恩仇录》中更好。常赫志、常伯志在天下掌门人大会中救人,倏来倏去,神出鬼没,在《书剑》中就没有这样精彩片段。甚至陈家洛,忧郁不言,坟前洒泪,也比《书剑》中可爱得多。
  花城新版 《外传》中有双生兄弟三对:倪不大、倪不小,常赫志、常伯志,马春花和福康安所生的一对双生子。金庸在写到倪不大、倪不小之际,十分传神,他们讲话,是一个讲一句,结合成为一段话的。年前,在台北遇到一对在电影界工作的双生子,发现他们讲话,是一个人讲半句,结合成一句话,比金庸的描述尤有过之,这是一种十分有趣的现象。再有机会改正时,倪不大、倪不小也可以每人说半句话?马春花所生的那对双生子,在《雪山飞狐》中已经成长,可惜金庸已经搁笔,不然,这一对玉雪可爱的人物,可以构成一部佳作。
  《外传》中另一枝精彩纷呈的旁枝,是有关“毒手药王”的一大段。“毒手药王”用毒,和西毒欧阳锋又全然不同,毒药、用毒的花样之多,看得人目眩心跳。
  《外传》在结构上非常清晰,以主人公胡斐的行动为经线,用其贯穿始终,在此之上衍生情节,构成纬线,简洁而不影响情节之丰富,表现出大家风范。发展情节时,作者把握往了跌宕起伏的节奏,避免平铺直叙,致使“铁厅逃生”“大闹佛山镇”、“寻访毒手药王”、“救马春花遇险”、“大闹掌门人大会”等高潮迭起,其间又有合理过渡,引人入胜。作者善于利用各种因素演绎故事,通过紧张的气氛、悬念构制高潮。他还善于将历史上的有关记载,合乎情理地丰满、演绎,顺理成章地纳入情节,甚至有的地方(如“佛山血印石”、“相国夫人下毒”、“福康安至淫”等)还以历史文献作注,在丰富情节编制的同时,又增加了作品的历史感。作者在场景、情节的叙述上、在人物性格的塑造上都突出显示了大家手笔。
  然而,袁紫衣的前后言行、性格等方面的不一致,是本书的一大败笔。很难让读者信服,纯粹是为了一个交待也生造出的交代。


【作品人物】
  
  小说中主要人物有胡斐、苗人凤、程灵素、袁紫衣、红花会诸侠、马春花、田归农、南兰、凤天南、慕容景岳、姜铁山、薛鹊、商宝震、徐铮等。
  全部人物(112人):
  马行空 马春花 徐铮 商宝震 何思豪 阎基 田归农 苗人凤
  南仁通 补锅匠 脚夫 车夫 蒋调侯 店伴 钟兆文 钟兆英
  钟兆能 南兰 苗若兰 商老太 平四 胡斐 张总管 上官铁生
  王剑杰 陈禹 古若般 殷仲翔 福康安 赵半山 孙刚峰 欧阳公政
  钟四嫂 钟小二 钟阿四 胖商人 瘦商人 凤南天 凤七 哈赤大师
  蛇皮张 邝宝官 凤一鸣 大汉 孙伏虎 尉迟连 杨宾 中年武师
  袁紫衣 刘鹤真 崔百胜 曹猛 蓝秦 易吉 王仲萍 同桌后生
  张飞雄 程灵素 姜铁山 薛鹊 王铁匠 姜小铁 田青文 慕容景岳
  张管家 聂钺 上官 褚轰 汪铁鹗 周铁鹤 曾铁鸥 秦耐之
  姬晓峰 张九 任通武 蔡威 汤沛 无青子 海兰弼 相国夫人
  黄希节 文醉翁 周隆 郭玉堂 齐伯涛 石万嗔 陈家洛 大智禅师
  陈高波 安提督宗雄 桑飞虹 倪不大 倪不小 常赫志 常伯志
  心砚 石双英 刘之余 童怀道 李廷豹 木文察 司徒雷 无尘道长
  德布 李沅芷 余鱼同 谢不当 吕小妹 俞朝奉 王剑英 西灵道人
  书中人物:胡一刀
  性格背景:粗犷豪迈,心细如尘,孤芳自赏,不求名利。秉承先祖遗言,望化解四家恩怨,不言报仇。
  人物遭遇:寻找宝藏时,邂逅郎剑秋,对秋之聪明才智佩服不已,更结成夫妇。后秋有孕,回南方待产,遇田归农等伏击,胡全不放在眼内,及至苗人凤出现,二人越打越投契,惺惺相惜。因不想失去一个对手,决定将昔日恩怨告之凤,谁料却遭田归农从中作梗。
  书中人物:胡斐
  性格背景:天资聪颖、生性豪迈、练武良才、沉实、重情义,粗中有细,能屈能伸。
  人物遭遇:本书主角,胡一刀之子,甫出世便父母双亡,由平四抚养成人。在商家堡中结识赵半山,两人识英雄重英雄,结拜为义兄弟。期後,闯汤江湖数年。在佛山遇恶霸凤天南,为抱打不平而追杀他。期间遇袁紫衣,由敌变友,互生情愫。一次误会,袁紫衣舍他离去。期後,因苗人凤误中奸计,导致双目中毒失明。为助苗人凤解毒,与锺老二去找'毒手药王'。期间遇毒手药王'的弟子--程灵素,心知她对自己有意,无奈锺情袁紫衣。解毒後,误会认定苗人凤是杀父仇人,与程灵素离开苗人凤住处,更与她结为义兄妹。后相遇幼时恩人--马春花,因重情义,助她脱离困境。在宫中再遇马春花,她身中剧毒,为救她出宫,而被官兵追杀。为助她解毒,夺下华山掌门,出席福康安的掌门大会。会中,重遇袁紫衣。期後,自己身受重伤,程灵素为救自己解毒而身亡。悲痛不而。因袁紫衣出家当尼姑,舍他而去。
  书中人物:苗人凤
  性格背景:秉性正义,疾恶如仇。木纳,不懂情趣,武功天分高。
  人物遭遇:外号金面佛,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因沉醉武功,使妻子南兰红杏出墙,改嫁田归农。与胡一刀激战多日,钦佩对方武功,有相逢恨晚的感觉。错手杀死胡一刀后,一直耿耿于怀。
  书中人物:田归农
  性格背景:一代枭雄、生性风流、工于心计,为求目的不择手段。
  人物遭遇:以美男计骗取苗夫人--南兰的感情,欲窥探凤之藏宝图,后更成为他的妻子。田归农亦一心为官,利用福康安势力,成武林盟主,惜胡斐中途杀出,使他好梦成空。
  书中人物:平阿四
  性格背景:为人自卑,善良忠心,有恩必报。
  人物遭遇:将小胡斐抚养成人。
  书中人物:福康安
  性格背景:深谋远虑,攻于心计,表面翩翩风度,实则自私自利,阴险奸诈,寡情薄幸,始乱终弃。
  人物遭遇:乾隆私生子,位高权重。为巩固清朝力量,决定先控制武林,拉拢田归农,分裂武林,打击红花会。对马春花细意关怀。因风流成性,不能有子,得悉马春花为他诞下双生儿,派人谋杀马春花,企图夺走儿子。
  书中人物:石万嗔
  性格背景:心肠歹毒,无毒不作,却又欺善怕恶,贪生怕死。
  人物遭遇:为毒手药王同门师弟,天性邪恶,多行不义,被药王弄至眼盲,逐出师门。放逐后仍不悔改,追随田归农,下毒害胡一刀,苗人凤使胡一刀中毒身亡。后更令斐中招,幸斐大难不死,却间接杀死程灵素。期後自己却中毒身亡。
  书中人物:南兰
  性格背景:娇生惯养、美貌出众、意志薄弱、依赖性强、事事以自己为先;不懂关怀、体谅别人。
  人物遭遇:为朝廷命官独生女,与父上京途中遇山贼,幸得凤相救,为报答凤救命之恩,委身下嫁。成婚后,诞下一女若兰,因凤天性木纳,不解温柔,南深闺寂寞,时农常探访凤,见南貌美,加上欲窥探凤之藏宝图,便勾引南。南被情感蒙蔽,毅然抛夫弃女,与农私奔,铸成大错。


【作品后记】
  《飞孤外传》写于一九六○、六一年间,原在《武侠与历史》小说杂志连载,每期刊载八千字。在报上连载的小说,每段约一千字至一千四百字。《飞狐外传》则是每八千字成一个段落,所以写作的方式略有不同。我每十天写一段,一个通宵写完,一般是半夜十二点钟开始,到第二天早晨七八点钟工作结束。作为一部长篇小说,每八千字成一段落的节奏是绝对不好的。这次所作的修改,主要是将节奏调整得流畅一些,消去其中不必要的段落痕迹。《飞狐外传》是《雪山飞狐》的“前传”,叙述胡斐过去的事迹。然而这是两部小说,互相有联系,却并不是全然的统一。在《飞狐外传》中,胡斐不止一次和苗人凤相会,胡斐有过别的意中人。这些情节,没有在修改《雪山飞狐》时强求协调。
  这部小说的文字风格,比较远离中国旧小说的传统,现在并没有改回来,但有两种情形是改了的:第一,对话中删除了含有现代气息的字眼和观念,人物的内心语言也是如此。第二,改写了太新文艺腔的、类似外国语文法的句子。
  《雪山飞狐》的真正主角,其实是胡一刀。胡斐的性格在《雪山飞狐》中十分单薄,到了本书中才渐渐成形。我企图在本书中写一个急人之难、行侠仗义的侠士。武侠小说中真正写侠士的其实并不很多,大多数主角的所作所为,主要是武而不是侠。
  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武侠人物对富贵贫贱并不放在心上,更加不屈于威武,这大丈夫的三条标准,他们都不难做到。在本书之中,我想给胡斐增加一些要求,要他“不为美色所动,不为哀恳所动,不为面子所动”。英雄难过美人关,像袁紫衣那样美貌的姑娘,又为胡斐所倾心,正在两情相洽之际而软语央求,不答允她是很难的。英雄好汉总是吃软不吃硬,凤天南赠送金银华屋,胡斐自不重视,但这般诚心诚意的服输求情,要再不饶他就更难了。江湖上最讲究面子和义气,周铁鹪等人这样给足了胡斐面子,低声下气的求他揭开了对凤天南的过节,胡斐仍是不允。不给人面子恐怕是英雄好汉最难做到的事。
  胡斐所以如此,只不过为了锺阿四一家四口,而他跟锺阿四素不相识,没一点交情。
  目的是写这样一个性格,不过没能写得有深度。只是在我所写的这许多男性人物中,胡斐、乔峰、杨过、郭靖、令狐冲这几个是我比较特别喜欢的。
  武侠小说中,反面人物被正面人物杀死,通常的处理方式是认为“该死”,不再多加理会。本书中写商老太这个人物,企图表示:反面人物被杀,他的亲人却不认为他该死,仍然崇拜他,深深地爱他,至老不减,至死不变,对他的死亡永远感到悲伤,对害死他的人永远强烈憎恨。
  一九七五年一月
  
  第二次修改,主要是个别字眼语句的改动。所改文字虽多,基本骨干全然无变。
  一九八五年四月
  在修订这部小说期间,中国文联电视集监制张纪中兄到香港来,和我商讨“神雕侠侣”电视连续剧的剧本。我记得在内地报纸上的报导中见到,“射雕”的编剧之一认为《射雕》原作写得不完备,江南七怪远赴大漠教导郭靖武艺,过程丰富而详细,丘处机传授杨康武艺却一笔带过,两者不平衡,于是他加了一幕又一幕丘处机教杨康的场景,认为这样一来,就将原作发展而丰富了,在艺术上提高了。这位先生如真的这样会写武侠小说,不知为什么这样惜墨如金,不显一下身手绝艺?我生平最开心的享受,就是捧起一本好看的武侠小说来欣赏一番。现今我坐飞机长途旅行,无可奈何,手提包中仍常带白羽、还珠、古龙、司马翎的武侠旧作。很惋惜现今很少人写新的武侠小说了。然而从这位编剧先生的宏论推想,他是完全不懂武侠小说的,他不懂中国小说,不懂小说,不懂戏剧,不懂艺术中必须省略的道理,所以长叹一声之际,也只好不寄以任何期望了。正如有人批评齐白石的画,说他只画了画纸的一部分,留下了大片空白,未免懒惰。幸好,张纪中兄说,这位编剧先生所添加的大量“丰富与发展”,都给他大笔一删,决不在电视中出现。
  从这个经验想到,如有人改编《飞狐外传》小说为电影或电视剧,最好不要“丰富与发展”,不要加上田归农勾引南兰的过程,不要加上胡斐与程灵素千里同行、含情脉脉的场面,不要加上无嗔大师与石万嗔师兄弟斗毒的情景,不要加上对商剑鸣和袁紫衣的描写。香港近年来正大举宣传一种“无添加”化妆品,梁咏琪小姐以清秀的本来面目示人,表示这种化妆品的“无添加”——没有添加任何玷污性的杂质。
  广东人有句俗语,极好的形容这种艺术上的愚蠢,叫做“画公仔画出肠”。画一幅男人、女人的图画,比方说画一位美人吧,为了表达完善,画了她美丽的面容和手足之外,要再画出她的肝、大肠、小肠、心、胃、肺、胆,觉得非此则不完全。我已懂得“画蛇添足”和“画公仔画出肠”,自古已然,因此也不为此难过。
  二○○三年四月
  《飞狐外传》所写的是一个比较平实的故事,一些寻常的人物,其中出现的武功、武术,大都是实际而少加夸张的。少林拳、太极拳、八卦拳、无极拳、西岳华拳、鹰爪雁行拳等等,不单有正式的书籍记载,而且我亲自观摩过,也曾向拳师们请教过,知道真正的出手和打法,不像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独孤九剑、乾坤大挪移那么夸张。但现实主义并不是武侠小说必须遵从的文学原则。《飞狐外传》的写作相当现实主义,只程灵素的使毒夸张了些。这部小说比《天龙八部》多了一些现实主义,但决不能说是一部更好的小说。根据现实主义,可以写成一部好的小说,不根据现实主义,仍可以写成好的小说。虽然,我不论根据什么主义,都写不成很好的小说。因为小说写得好不好,和是否依照什么正确的主义全不相干。
  程灵素身上夸张的成份不多,她是一个可爱、可敬的姑娘,她虽然不太美丽,但我十分喜欢她。她的可爱,不在于她身上的现实主义,而在于她浪漫的、深厚的真情,每次写到她,我都流眼泪的,像对郭襄、程英、阿碧、小昭一样,我都爱她们,但愿读者也爱她们。

点击数:13907  录入时间:2013-5-21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2006-2016 广东粤语讲古网 All Right Reserved
手机浏览请按这里 电话:13590544588
粤ICP备11036183号-1 佛山公安网编号:4406053010877